欢迎光临杭州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资讯

程志杰开路先锋的光荣与梦想

2018-09-18 00:05: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程志杰:“开路先锋”的光荣与梦想

1992年,专注做电池正极材料已10年的河南环宇准备研发镍铬电池,一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小伙子在一没技术二无任何理论基础的情况下参与到研发团队中去,同大家伙一起凭借年轻人的满腔热情长时间”泡”实验室,最终研发出同时期国内品质最好的镍镉电池。

1998年,当年的青涩小伙已经成长为公司的一名技术带头人。这时河南环宇准备开拓海外市场,这名小伙被再次赋予重任,携妻背井离乡前往偏远的南美洲,从无到有建立起工厂,经历好似当年的中国科考队将国旗首次插在了南极。

2010年,我们的主人公已人到中年,成为河南环宇集团总裁也已有三年。斗转星移,锂电池已逐步替代成为镍镉电池成为市场的主流,河南环宇适时而变,专门将锂电业务从公司整体业务中切割出来,并将研发和营销中心搬到北京,我们的主人公再次冲在前面,兼任北京环宇赛尔新能源总经理。

他就是河南环宇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程志杰。

6月10日,在北京soho尚都的一间写字楼里,河南环宇的这位”开路先锋”式的人物,在第一电动作者面前却很温和,谈话中有时甚至略显羞涩,完全不同于想象中威风凛凛的”战神”形象。但一谈到电池,谈到近20年的从业经历,谈到公司的未来,他开始神采飞扬。

程志杰

研发电池:从零做起

程志杰大学学的是师范物理专业,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河南新乡的一所中学当上了物理教师。但就在同一年,程志杰毅然辞去了这份稳定的工作,应聘到新乡市环宇电源厂(河南环宇集团有限公司前身)。

”可能跟个性有关吧,我是个喜欢接受挑战的人,一成不变的生活我过不了。” 程志杰是这样解释自己当年做出的重大选择的。往后的日子,生活也确实不断将机会赋予这位”喜欢接受挑战”的人。

新乡市环宇电源厂(河南环宇集团有限公司前身)1982年建厂,是靠生产电池正极材料起家的,到1988年,该厂电池正极材料市场占有率已达到90%到95%。1991年,时任环宇董事长李文漫决定将公司业务由电池材料延伸到电池,并且两块业务分别独立运作。于是第二年,环宇电池项目正式上马。就是这一年,程志杰应聘入厂成为一名技术员,主要工作就是镍镉电池的研发。

[page]

”研发团队成员对电池的基础理论知识都还没搞清楚,就在几名来自河南师范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的带领下,开始研发了。”言语中,程志杰回首当年似乎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据程志杰介绍,1992年那会儿,国内生产二次电池的企业较少,当时中国与日本在二次电池研发技术上的差距很大,日本产品也就成为他们当时的主要研究对象。”我们大量的时间都是在对日本的样品进行解剖、分析、学习。很幸运,我们有一支非常团结的团队,大家一有问题就互相交流,然后再去实验,再交流,如此反复,一点点尝试。”

”当时,我们有什么呢?就是靠年轻人的热情,还有大家之间携手同心的团结。” 程志杰有些感慨地说。说起当年的艰苦,程志杰说现在印象都已很模糊了,只记得当年他们经常汗流浃背地呆在有五六十度高温的炉子边做实验。

环宇赛尔电池生产线

但程志杰清楚地记得从他们手里诞生的第一块电池,”因为技术水平不高,所以这块电池的质量也不高。但这为我们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们后面就在这块电池的基础上,慢慢提高技术水平,研发出的电池实验室检验合格、通过车间中试、批量生产,直到最后经天津18所抽样检验合格后正式上市。就这样我们把电池做下来了,当时做到了中国国内品质最好的电池。”

这就是环宇当年的主打产品————500毫安时5号镍镉电池,在如此条件下,从研发到上市仅仅用了八九个月的时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进军南美:再次归零

1998年的一天,原环宇集团董事长李文漫和程志杰在上海会见了墨西哥哈利斯科州州长,期间双方谈到环宇在墨西哥组建公司的有关事项。当时,摩托罗拉等很多世界电子产品生产巨头(电池的采购大户)都在墨西哥设厂。环宇当时的想法是先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 建立一座电池组装厂,为像摩托罗拉之类的企业做配套。

1998年程志杰和原环宇集团董事长李文漫在上海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长会面

其间谈到环宇可前往墨西哥组建公司

[page]

于是,1998年底程志杰和爱人李慧峰夫妻二人乘机踏上了南美大陆。墨西哥当地人说的是西班牙语,考虑到语言不通问题,他们去之前提前聘请了一个当地的顾问,也是华人,在墨西哥有自己的公司,每天只能分出1到2个小时的时间给他们。

但实际的挑战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想。据程志杰回忆,他们第一次抵达墨西哥就遭到当头一棒。他们要从墨西哥城转机去600公里外的瓜达拉哈拉,因为没有随行翻译,一路上他们需要帮助时只能通过手势与对方进行简单交流。”我没想到飞机中途还会停,因为我们根本听不懂飞机上的广播,所以飞机一停我们就以为到达目的地了,就下飞机去等行李。等了半天我们都没等到,正纳闷时,幸好飞机上的乘务人员找到了我们。”而真正等到了目的地,他们夫妻为办理入关手续又花费了三四个小时,”就是在不停地检查,我们也不明白他们究竟在检查什么,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到现在我都没弄清楚具体检查项目。”程志杰承认,繁琐加劳累当时把他们折腾地不厌其烦。

语言不通,无疑成为他们要在南美开拓全新市场的最大障碍,不仅业务无法正常开展,连生活都受到很大影响。如同置身于孤岛,让人备感无助和孤独。”一次在当地坐出租车,和司机也没法交流,我当时就在想,要是司机出点差错没有把我送到对的地方,我在错误的地点下了车,车又开走了,我该怎么办?”程志杰说,”那段时间我的心理似乎都出了点问题,特别排斥西班牙语,尤其是不习惯那种卷舌音。”

程志杰在墨西哥期间

但是很快,程志杰决定要挑战自我。他在当地的一家语言学校报名学习西班牙语,3个月后,他能同当地人及客户进行简单地交流了,并在不断交流中进一步提高了语言表达能力。”这是我在那段时间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不过,一些复杂的事情我还是用西班牙语说不好的,比如去医院看病就需要带着字典,告诉医生哪里不舒服,医生开处方后再查一下看看医生开了什么药。” 说起这段,程志杰哈哈大笑。

语言问题的基本解决并没有让程志杰的业务开展带来大的起色。墨西哥市场的实际情况与去之前他们的设想差距很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摩托罗拉之类的美国公司只是在当地设生产基地,采购权并不在那里,所以与他们很难进入实质性的合作;二是墨西哥同中国的文化差异很大。当地人很热情好客,但普遍计划性和时间观念较差。据程志杰说,墨西哥当时已实现一周5天工作制,但他们在墨西哥的工厂因招聘了一些当地工人而经常生产线开工不齐。很多美国公司后来逐渐将工厂转移到中国,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后来,环宇在墨西哥公司的团队逐步发展到十来个人,但已放弃了最初的打算,转做贸易,并且小有成就。

程志杰一家在秘鲁游玩

程志杰认为在南美洲七八年时间的历练,给他最大的收获是让自己培养出了凡事靠自己、不依赖的个性,自我实现了很好的成长。”这个时代越来越注重团队合作,但人在某些特殊关键时候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力量去解决问题。”

[page]

升任总裁:重新起航

2007年,程志杰从南美回到环宇后,因为此前表现出的卓越市场开拓能力和领导能力,直接出任环宇集团总裁,至今已四载有余。对程志杰而言,如何当好总裁,是生活对自己的又一项全新挑战。

谈到当总裁前后的不同,程志杰说得甚是坦诚,”以前我管的人最多也就几十人,而环宇集团现在有三四千人,坐上总裁的位子后就觉得很大,这么多人的发展和公司的发展息息相关,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环宇只能不停朝前走。现在整天想的都是如何发展壮大公司的事。”

工作中的程志杰

程志杰还谈到了另一个自己当总裁后的变化,”以前一听到企业战略之类的字眼,就觉得虚,很空洞。现在我的认识完全不同了,战略绝对是一个企业发展过程中很重要的方面,要从长远考虑,否则企业发展没有后劲。”程志杰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管理心得:企业首先应当考虑清楚自己是谁,其次才是企业该如何发展,最后要考虑应当怎么走才能实现目标。

程志杰很是谦逊地表示

程志杰开路先锋的光荣与梦想

,自己从做国际贸易回归到做实业,工作的变化对他专业能力、管理能力等方面的要求很不一样,要求自己必须要有大的提高。程志杰介绍了他通过努力学习实现快速成长的经验:实践方面要不断向同行、朋友及公司内部专业人员请教学习;而理论方面的提高最好的办法是通过上高等院校接受再教育。

据了解,2008年至2010年,程志杰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大学EMBA研修班,坚持每个月抽出3天时间专心学习。紧随其后,他又正式报考了武汉大学MBA学位班。”我刚接到武汉大学的通知,说我的作业符合要求通过了,后面将进入论文阶段,通过后我就能拿到正式的硕士学位啦。”程志杰说到这些的时候,高兴得像个孩子。

生活中的程志杰

前面我们说了,程志杰尽管是环宇的”开路先锋”,但身上并没有”战神”的威风凛凛。相反,跟他聊会天,你应该很快就能感觉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个有血有肉的性情中人。

今年刚好40岁的程志杰,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李慧峰是他的高中同学,可谓”青梅竹马”,二人24岁即早早结婚,互敬互爱,是圈内公认的”模范夫妻”。 儿子今年已经16岁,聪明乖巧,不久即将远赴美国读高中。

程志杰三代同堂

[page]

说起妻子,程志杰眼睛里充满柔情,他说夫妻之间存在的是相濡以沫的情意,体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当中,不是能列举一两件事情就能表达完全的。

不过,有件事情至今让他难以忘怀。程志杰说,他们夫妻一起在南美洲打拼的那七八年间,对他俩的感情其实也是个很大的考验。妻子原本是个性格很外向的人,但到了南美后由于语言不通,同外界的交流就少,又因为工作分工的关系,她主要留在公司处理很多内部事务,而不像程志杰他们可以经常在外面跑,如此一来语言能力就提高得不快,导致她对当地环境的适应速度很慢。

程志杰认为妻子在那段时间个性压抑得很厉害,特别容易闷闷不乐,但即便如此,妻子仍然坚持陪伴他留在南美。”她说,只要是你选择的,不管在哪,我都支持你。”程志杰将妻子的话重复给我们听,可以看出这其中的每一个字早已经镌刻在了他的心里。

程志杰的三口之家

对于儿子,程志杰要表达的似乎只有亏欠。他说,1998年他和妻子远赴南美的时候,孩子当时仅3岁,只能被托付给爷爷奶奶照顾,期间他们只能一年相聚一次。等他们正式从南美回国的时候,孩子已是一名初中生了。后面即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了,可随着自己身上背负的越来越大,能真正陪伴孩子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事业和家庭无法兼顾,有时候真是很无奈。”

关于未来,程志杰依然说得很具体,而且依然离不开自己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考虑。他认为锂电是环宇未来业务的重中之重,下一步他将逐步把工作重心转到去年8月刚刚成立的环宇赛尔方面来。

18年间,三次起航,三次”归零”,他和环宇的命运紧密相连。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行,正是他及他的团队不断攻城拔寨的关键因素。

( /张翠翠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